徐忠:拍了17年熊孩子 一“照”万金

徐忠:拍了17年熊孩子  一“照”万金

徐忠

儿童摄影是一个门槛不高的行业,一架相机,一个摄影棚,就能够开张接客。

儿童摄影又是一个门槛很高的行业,拼得过技术,拼得过服务,还要拼得过“艺术审美”,而“艺术性”的东西,并不是单靠努力就能得到。

宋代禅宗大师青原行思提出参禅有三重境界:参禅之初,看山是山,看水是水;禅有悟时,看山不是山,看水不是水;禅中彻悟,看山仍是山,看水仍是水。

入行17年,徐忠深以为然。

领跑者的迷茫

今年召开的全国科技创新大会上,华为创始人任正非有一个著名讲话:“随着逐步逼近香农定理、摩尔定律的极限,而对大流量、低时延的理论还未创造出来,华为已感到前途茫茫,找不到方向。华为已前进在迷航中。”

只有当你走在所有人前面的时候,你才有可能迷茫,而敢于说出“迷茫”二字,正说明任正非的清醒。于徐忠而言,感同身受。

在儿童摄影行业摸爬滚打,拒绝了婚纱摄影等“成人圈”的诱惑,坚守着行业发展初期“赞美生命”的寂寞。作为最早入行的“拓荒者”,徐忠与其创立的品牌安琪尔引领着行业搭建规则,突破阻碍。

从安琪尔到同远集团,徐忠揽获了国内绝大部分的儿童摄影大奖,成为中国最大的儿童摄影集团,旗下品牌安琪尔、QQBABY、超级童星,成为明星家庭们的摄影根据地,集团每日交易额能抵上一栋别墅……

然而,当行业中越来越多的摄影师将“艺术创作”沦落为重复性的“体力劳动”,当越来越多的儿童摄影动不动“公主范”、“王子派”,在浮夸中丢失了孩子的纯真本性。徐忠开始反思:一张照片,死磕了17年,可儿童摄影的最高境界到底是什么?家庭消费真正需要的是什么?

站上高处后,徐忠反而回到了最初的迷茫。

洱海悟“道”

“不仅是同远集团的瓶颈,也是阻碍整个儿童摄影行业发展的瓶颈。”

为了寻求突破,徐忠从同远集团的业务中抽身出来,进入北师大进修哲学,潜心“闭关”两年之久,希望借助哲思在儿童摄影的“道”上有所领悟。在此期间,以“国学”为主体的中国传统哲学对徐忠产生了巨大影响,加之他一直以来推崇并学习蒋勋所倡导的“生活美学”,这两种思想交织融合,构成了徐忠所寻求的摄影作品背后的“灵魂”。

——儿童摄影不应该一味追求画面的唯美,而应该发掘人与自然的“和谐”、家庭情感之间的连接与互动,在最真实的环境中捕捉最真实的情感。

真正将“灵魂”与现实结合形成作品,是在2014年的洱海之畔。

作为一名摄影师,徐忠走南闯北,自认为见过不少绝美风光,却不曾想到,除了西藏的星空之外,彩云之南、洱海之畔,竟然会有如此震撼人心的星光。

是夜,凌晨两点多钟,窗外亮如白昼,徐忠被光亮扰醒,起身走出门外。酒店临着洱海,放眼望去,天空星光熠熠,海上波光粼粼,水天星光相映成辉,堪比“秋水共长天一色”。此时徐忠的感受,正如蒋勋所言:“那种美,让人有想哭的冲动”。

“那种直击人心的自然之美,是摄影棚无法实现的,每一个家庭都应该来感受。”

洱海的此次经历,成为同远集团旗下定位于“旅拍”的新产品“全球拍”诞生的契机。那晚之后,徐忠马上组织员工以大理自然风光为背景题材,拍摄出了“全球拍”的第一组样片:

草帽,格子衬衫,一辆破旧的自行车,妈妈载着女儿、哼着小曲,向着远处的蓝天、低垂的白云,一路驶去……

徐忠:拍了17年熊孩子  一“照”万金

这套“全球拍”首组样片,在安琪尔官方微信发出后,短短一天内点击量就突破了上万人次。看着刷屏了的朋友圈,徐忠相信,突破点已经出现。

从大理回来后,徐忠立马着手立项,不到一个月时间,“全球拍”产品研发成熟,正式对外发布。然而,令徐忠意向不到的是,曲高和寡,几个月时间内只有几个家庭成交。

作为一名“艺术工作者”,徐忠承认自己也是一个“疯子”,为了追求好的作品,甚至做出一些超常规的事情。就如同在大理众筹的果然客栈,尽管当时也明白,以“全球拍”休息驿站定位的客栈,对于项目推进可能起不到什么关键作用,但是徐忠还是义无反顾地去干:“至少也可以当作员工福利嘛”!

折腾了几个月后,因为市场反馈不理想,2014年底,“全球拍”产品的关注度在内部逐渐降温。尽管心中不甘,可是在找到解决问题的答案之前,徐忠只有将“全球拍”暂时搁置。

叫好不叫座的“全球拍”,问题到底出现在什么地方?

如果不是“云端”品牌的出现,或许至今徐忠都仍未想明白为什么“全球拍”这么好的产品却无人问津。

在“云端”

2010年,安琪尔与广州著名的儿童摄影品牌QQBABY合并,成立了同远集团。合并之后,在了解广州市场状况时,徐忠发现,广州QQBABY的消费者普遍抱怨价格贵。

“贵就代表QQBABY的服务和配套硬件有问题,没有达到客户心中的价值预期!”

尽管当时徐忠意识到了症结,可是一下子改造升级广州十几家QQBABY门面花费成本太高。怎么搞?徐忠又“疯”了起来:他请来广州最有名的风水先生勘测,以月租金25万元的高价,拿下广州的龙头铺位,请来清华大学著名建筑师设计风格——同远集团旗下高端儿童摄影品牌“云端”由是成立。

“云端客户采用会员制,入会先缴纳2万元储值金。奇怪的是,尽管价格比之前更高了,但客户却再没有了抱怨”

随着同远集团广州云端品牌的大获成功,2015年,云端品牌正式引入重庆。刚刚发布,一个月内就迅速报名了一百多位云端客户。更加“神奇”的是,随着云端品牌的成立,“全球拍”这个沉寂了近两年的产品竟然开始“复活”。

根据徐忠介绍,“全球拍”的“复活”是因为云端收录进了2014年在大理拍的首组样片,云端客人无意中发现了这组样片,就提出想拍摄“全球拍”的意愿。

由于已经两年无人问津,为了检验“全球拍”的真正生命力,徐忠索性提出“机票自付,同远免费拍摄”。出人意料的是,当时总共报名了八组家庭,客户反馈出乎意料得好。第一期结束后,有六组家庭接着报名参加了第二期的“全球拍”大理之行,三天时间消费了三四十万。

徐忠:拍了17年熊孩子  一“照”万金

复盘“全球拍”的走红,徐忠认为,很大的功劳应该归于“云端”。

作为高端产品,两年前“全球拍”产品形成时,重庆的“云端”品牌尚未形成,在重庆“全球拍”与普通儿童摄影产品放在一起通过传统销售渠道售卖;在广州尽管当时“云端”品牌已经形成,可是“全球拍”并未纳入“云端”体系,依然是在QQBABY普通门店售卖。无论是广州还是重庆,“全球拍”面向的是大众消费群体,自然曲高和寡。

“云端”品牌创立的意义在于,对于同远集团的消费群体根据消费能力做出了层级区分,对于高消费能力的消费者而言,所需求的产品品质自然更高。因此,当重庆云端客户发现“全球拍”这一产品时,能够通过口碑迅速在这一高端群体中传播开来,客户因产品品质做出购买决策而可以不受高价格干扰,这也正是“全球拍”在沉寂两年之后突然“复活”的真实原因。

如同三只松鼠的崛起,是因为抓住了零食消费从瓜子、花生普通坚果到松子、开心果等高级坚果的消费升级,徐忠认为,“云端”品牌的创立正是迎合了儿童摄影行业的消费升级。随着人们消费能力与自身素养的不断提高,家庭对于儿童摄影的需求从娱乐消费升级为艺术消费,对于作品的美感、艺术感要求越来越高。

除了“全球拍”,云端旗下还有“儿童摄影肖像”产品,这也是同远在行业内首创,满足“名门望族”对于家族成员肖像“经典永流传”的需求。根据徐忠透露,云端旗下第三款产品“家庭故事”已经正处于研发阶段,以“静态电影”的手法记录家庭亲子关系中的每一段温馨故事。

拍了17年的“熊孩子”,同样的器材,同样的布景,同样的模特,17年的光景中能有哪些改变?徐忠坦言,比起技艺的精进,更重要的是心境、审美与素养的提升,从最初的安琪尔到如今的云端,17年间,徐忠完成的是从“匠人”到“艺人”的蜕变。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搜索:

[责任编辑:wycqis07]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