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县衙门曾保存有巴县档案 记录159年历史

[导读]巴县衙门是宋明清时重庆母城的中心,它将“变身”成为巴县衙门老鼓楼公园。

巴县衙门曾保存有巴县档案 记录159年历史

巴县衙门遗址。

巴县衙门曾保存有巴县档案 记录159年历史

巴县衙门的地基之下,埋藏着南宋时期重庆城的行政和军事中心。

昔日的它,是这座城市的行政中心,大门紧闭,威严而立。如今的它,落寞的在一片瓦砾场上,形同一位迟暮的老人。

它并不偏僻,就位于重庆城的中心,可如今已甚少有人知晓它曾经辉煌的千余年历史。

昨天,在重庆文史专家们的口中,这座被大家惯称为“巴县衙门”的老衙署的辉煌,再现我们眼前——它在被毁与重建中绵延千年历史,它记录的档案被专家们定为“国宝”。

它就是位于渝中区解放东路上的巴县衙门,它即将破茧重生,“变身”成为巴县衙门老鼓楼公园,延续渝中区的城市文脉,成为服务上半城商务区与下半城的高品质开敞空间。

南宋衙署是个什么样子

川渝山城防御体系的指挥中心

人们如今经过巴县衙门,只能看到一座200多年历史的老建筑,可在它的地基之下,还埋藏着南宋时期重庆城的行政和军事中心。

作为老鼓楼遗址考古现场负责人,重庆文化遗产研究院副院长袁东山说,南宋淳佑二年(1242年)四川制置司移驻重庆无疑是重庆城市大发展的开端,重庆从普通州府成为西南地区的政治、军事中心。

而四川制置司移驻重庆之后的所在地,就在如今的巴县衙门附近。袁东山说,老鼓楼衙署遗址作为四川制置司衙署所在,也是南宋时期川渝地区山城防御体系的指挥中心,与钓鱼城、白帝城、成都云顶山城等共同组成的山城防御体系,成功粉碎了当时蒙军“顺江而下,直取临安”的战略意图,并导致了蒙哥汗败亡钓鱼城下。

经过勘察,考古专家们最终确定,该遗址不仅与抗蒙战争有关,而且正是抗蒙山城体系缔造者——余玠的帅府所在地。

建于1245年的余玠帅府,究竟是什么样子?经过考古专家们连续20多天的发掘,一座外面包裹着宋代巨石砖的8米余高夯土台展露在了世人面前。

整个建筑平面就像一个长宽24米的正方形,“800年前的建筑工人们,从地面一层层夯实建起了一座8米多高的夯土台,再在其上用木材修筑起了余玠的帅府。”

“在帅府倒塌之后,夯土台外的砖石直接被人们用作自己住宅的墙面。”袁东山说,正因如此,帅府之下的夯土台,终于逃过了历史车轮的碾压,基本完好地保存至今。

在考古发掘中,袁东山的考古队找到了南宋重庆城的轴线之一。“由于重庆是座山水之城,因此不可能像平原城市这样依一条中轴线建设,所以我们找到的这根轴线,只是南宋重庆城筑造中的轴线之一。”

顺着这根轴线放眼看去,这座南宋时期的重庆城,虽然仅仅只展露出了冰山一角———2000平方米,但其中街道、排水系统、衙署房基逐一可见。

“可以说,南宋时期的重庆城,就是以余玠的帅府为中心向四面八方发散建筑而成。高高矗立在城市中心的余玠帅府,可以俯瞰南宋时期的整个重庆城。”袁东山说。

明代衙署有了啥新变化

衙署附近修了座监狱占地4000㎡

当年的巨大石墙,历经数百年岁月,如今只剩下残存在泥土里的一米余宽基座。石墙围起的4000余平方米范围内,偶尔可见被层叠其上的后代建筑挤压得变了形的青石板。在巴县衙门附近发现的这个明代建筑遗存究竟用来做过什么?

袁东山说,它就是明代重庆城衙署的监狱所在地。

为什么说这里是明代监狱?

袁东山说,这是三峡博物馆内绘于1888年的《重庆府治全图》复制品的“功劳”。“在这张地图上,老鼓楼旁就标注有‘监狱’二字,通过考古现场发掘的遗迹进行判断,图上所绘监狱的模样和考古现场发掘的地基走向完全相符。明清的衙署一脉相承,因此,我们可以判断,这个占地4000平方米的建筑,就是从明代开始就修建完成的监狱所在地。”

在木质构件已无迹可寻的情况下,袁东山依据目前发现的残存石质遗址作出推测:“我无法推断监狱的围墙有多高,但可以知道,监狱一共由两堵石墙围成,外墙厚约1.5米,内墙的厚度也达到了1米多,它们围起的面积大约有4000多平方米。”

在两堵石墙围起的遗址内,考古队员们还发现了四散分布的青石地板,根据测量,这些青石都被打磨成了80厘米长宽的正方形。袁东山说,这些青石就是明代监狱的地板,在建筑中央的4米余宽通廊两侧,就是狱室所在,“这些狱室中间应该是用木桩隔成了一个个单独的房间,我们目前只能根据史料推断,最大的房间应该有10余平方米,而且内墙之上应该只开有狭小的窗户以供空气流通。”

清代衙署如今是否安在

巴县衙门成了留存的最后的衙门

如果说宋明时期的重庆行政中心只能从遗址中一窥究竟,那么清代的重庆行政中心则一直存在于人们的生活中。它的最好见证,就是如今的巴县衙门。

袁东山说,现存的巴县衙门建筑有两百多年历史,也是重庆保留的最后一座衙门,在清明河郡张云轩绘制的《重庆府治全图》上,我可以一睹当年巴县衙门的全貌,当时的巴县衙门建在川东道和重庆府衙门之间,虽然是基层衙门,修有常规的大堂、二堂、三堂,同时还外修了一道仪门,用以发布告示,增加官府威严,在平面布局上,20多间房围成3个四合院,形成了巴县衙门的大堂、二堂、三堂。

其中大堂3间,中间的大房子足有200平方米,有六柱4根,是县太爷审案的地方;二堂同样是3间,是县太爷处理外事的地方,有两列厢房与二堂相连的是三堂,是县太爷的生活起居之所。现在看到的巴县衙门残存的3间房,就是以前的三堂,这10多米高的木结构建筑,飞檐和窗户都有精致雕花。

巴县衙门作为中国文史研究史上的一个名牌,它所保存的绝不仅仅是这些看似残破的建筑,而是那些保存的清代巴县档案,可以说,巴县档案才是巴蜀大地出产的真正“百年陈酿”,巴县档案记录了从乾隆十七年到宣统三年共159年间的内政、外交、财经、经济、军事、文化、司法等各方面的情况,是中国时间跨度长、数量最多,保存较完整的清代县属一级地方政权档案,被史学界美誉为“一座内容极其丰富的文献宝库”,国内外学者把清代巴县档案的发现与台湾地区蒋介石的大溪档案、浙江淡江档案相提并论为20世纪档案的重大发现。

现在,这些档案保存在四川省档案馆。

(重庆晨报)

扫描二维码,给“病残儿的母亲”些微温暖!

她们有一个异于常人的孩子。

她们是没有选择只能坚强的母亲。

她们活着的唯一支柱便是孩子活着,但有时,她们却宁愿和孩子一起死。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责任编辑:wydevilsage]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