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入微博
重庆 > 大渝新闻 > 大渝网新闻中心 > 正文

出租急转弯撞上车 后座怀有试管婴儿的孕妇流产

2012年12月03日07:21重庆时报[微博]邓文婷我要评论(0)
字号:T|T

  王芳,30岁,江西人。

  在长达3年的寻医问药无效后,去年10月,她和丈夫来到重庆,选择做“试管婴儿”。

·
·
·
·
·
·

  在她看来,做试管婴儿,内心是需要多么的强大。

  今年7月,王芳和丈夫再次来到重庆,正式进行“胚胎移植手术”。8月3日,胚胎成功存活,一家人都为此兴奋不已。

  但是,8月6日中午11点40分,出租车的一个急转弯……

  “突然停止生理周期”

  王芳是江西一家银行的工作人员。36岁的丈夫是做生意的,是家里的独子。父母一直希望,能早些抱孙子。

  2006年结婚,2009年王芳的生理周期却开始停止。此后,她和丈夫多次在江西寻医,起初是西药,调理了3个月。“但只要离开西药,生理周期就不正常。”

  由于害怕对西药的依赖性,2010年2月,王芳开始寻求中医帮助,调理了5个月。“家里的蒸锅熬药熬坏了2个,但治疗效果也不好。”

  2011年,王芳和丈夫去医院身体系统诊断,丈夫也有问题,医生建议她的丈夫进行手术。但手术后半年,在经历多次复查后,他们依然没能够自然怀孕。

  “试管是我们的救命稻草”

  王芳的弟弟王健,是重庆某医院的医生。

  昨天,我们联系上他。他说,去年9月,他帮姐姐预约了医院教授门诊,挂号费300元。10月,姐姐和姐夫来重庆,接受一系列检查后,姐姐被确认为多囊卵巢综合征,不能自然受孕。

  医生建议,试管婴儿。

  今年4月,王芳和丈夫再次请假,来到重庆,正式开始“试管之路”。在王芳写的一封《我的试管之路》的信件里,她详细地介绍了自己今年接受“试管婴儿”的痛苦经历:

  6月,我向单位一次性请了2个月假。6月10日,我到达重庆,在医院准备进入试管周期。

  6月11日,我开始抽血查激素和B超检查。6月15日开始,我每天打针,打针用的药就是激素药,这种药对我产生副作用,造成卵巢囊肿。

  6月21日,我进行了行穿刺术,手术期间是不能打麻药的,我认为自己是在受刑,但为了那一丝希望,我们都在艰难的挺着!

  7月15日,我的卵巢囊肿接近6厘米,需要再进行穿刺。那是我在手术台上掉下的第一次眼泪,确实太疼,同时也进行了取卵术。

  7月20日,我和丈夫进行了最后的胚胎移植手术,这是比较激动人心的一天。这一天,是试管婴儿正式进入母体的一天。

  8月3日,王芳说自己迎来了试管论坛上所说的“中彩开奖日”,这一天将决定试管婴儿的成败。

  在去医院检测前,王芳在家里进行了测试,阳性,双道杠。检测的结果,果然很满意,医生确诊为“胚胎移植术后,早孕!”

  在日记里,她写道:“让人多么兴奋不已,全家人都等着我回家,带着我的希望回家!”

  从7月20日至8月3日,王芳说,这期间,生怕有什么意外,她除了吃饭上厕所,每天都平躺着,连澡也不敢洗。

  “车子转弯没有减速”

  在弟弟的记忆里,姐姐被确认“早孕”后3天,8月6日,他怎么也忘不了。王健称,姐姐受孕后,母亲也来到重庆,一起照顾她。8月6日上午,他陪同姐姐去医院拿药后,从医院出来打车回家。“上车前,我特地告诉司机,车上有孕妇,让他开车慢一点。”王健的老婆也怀孕了,他称自己已经习惯这样,上车前,叮嘱司机。

  11点40分,车子行驶至沙坪坝站西路,融汇温泉B区路段,左转弯时,出租车突然与一辆直行而来的白色现代牌小轿车碰撞。

  “那辆车的车头刚好撞到出租车后座的车门。”王健说,他感觉出租车司机转弯时,根本没有减速。“出租车被撞到路边的栏杆上,否则会飞出去更远。”

  姐弟俩受伤,王芳被一辆目睹车祸的司机大哥立马送往了西南医院。在医院,王芳对医生说的第一个词是,“保胎”。

  “我的肚子一直隐隐作痛,之后隔天就出不等量的血。8月12日,我肚子痛到半夜,13日凌晨,出血量比以前更多。13日上午,我又出了一次血。15日检查,医生说没希望了。”她说,这几个月,打了200多针,40多瓶吊瓶,抽了100多管血,60多次B超……

  昨天,我们也致电了司机陈师傅,他说,当时直行而来的轿车,速度很快,根本没有减速。“现在公司已经把我解聘了。当初商量好价格,我给现钱,但是他们嫌低了,说要打官司,现在这件事情是公司在处理,我不太清楚。”

  “出车祸后,对方才说后面坐的是孕妇。”

  “我们主张8万元精神抚慰金”

  交警部门对这次事故进行了事故认定,认定出租车司机负全责。司机没有按“在没有方向指示信号灯的交叉路口,转弯的机动车让直行的车辆、行人先行”行驶。

  王健说,姐姐是外地人,在经受打击后,在家人的陪同下,回到了江西。由他来负责,和出租车公司协商赔偿的事情。

  “最初本来已经协商好赔偿金额,但出租车公司事后反悔。”王健说,那辆出租车后来又出了两次事故,事先商量好的赔偿金额,出租车公司不同意,就让走司法程序。

  “我们一共主张了17万多,其中8万元是精神抚慰金,5万多元是试管婴儿的费用。”王健说,在经历这次打击后,姐姐身体不好,很瘦,脸上也没有血色。

  目前,她已经委托律师,将富翔出租车分公司和重庆汽车运输集团有限责任公司上告至法院。

  精神抚慰金如何赔偿?

  在中钦律师事务所朱玉强律师看来,传统的交通事故,精神抚慰金的赔偿金额是相对较低的。

  “但这个案件中,有它的特殊性。试管婴儿的成活率,目前是不到50%的。”他说,这次交通事故中,试管婴儿流产,在重庆应该算是第一例。“本案中的当事人,作为孕妇,特殊的孕妇,丧子之痛, 应该会异于常人。”

  “但对于精神抚慰金的赔偿,要依据于她的流产是否和交通事故有直接的因果关系,这也影响到试管婴儿的费用,是否应纳入本次交通事故赔偿的范围之内。”他分析,在这个案件中,主要的两个焦点,会集中在精神抚慰金和试管婴儿费用两方面。

  王健委托律师向法院起诉。目前,沙坪坝法院已经受理了该案。

  (文中人物系化名)

(手机报)

推荐微博

换一换
注册微博
[责任编辑:wyaberjill]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