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入微博
大渝网 > 旅游频道 > 重庆旅游资讯 > 正文

万人排队告别嘉陵索道 或将就近重建

2011年03月01日08:48重庆商报王薇 谈书 刘敏我要评论(0)
字号:T|T
上一张 
市民在索道出口墙上留下对索道的怀念感言 记者 吴珊 摄
上一组
点击浏览大图

“丁零!”昨晚7:25,随着一声嘶哑的电铃声,嘉陵索道载着最后的17名乘客,从沧白路开往江北嘴,7分钟后,索道载着11名工作人员,从江北嘴返回沧白路,随后,在灯火辉煌的夜色掩映下,空荡荡的索道再度运行了最后一个来回,便停靠进了站内,至此,运营了29年的嘉陵索道,完成了它的使命,正式停运。

为保证索道最后运营的安全,索道公司特增派了4个科室的工作人员参与到当天工作。据索道公司统计,昨日一天,嘉陵索道的载客量达到12000人次,而近几年来索道的日均乘客约为1000人次,这意味着,昨日专程前来乘坐索道的乘客超过10000。而在腾讯微博和大渝网上,发言纪念索道的网友也超过万人。

八旬翁 重温排队乘索道

昨日中午,58岁的祝琴女士与59岁的老伴张先生,从大渡口赶到了沧白路,站在嘉陵索道的碑牌下,拍照留念。

下午2点,在沧白路,记者也买票挤进了乘客队伍。整整三层楼排满了乘客,记者从楼下排到索道一共用了1个小时,直到下午3点05分才坐上索道开出去。85岁的彭大爷满头白发,拄着拐杖,站在队伍的末端。不少市民见状,纷纷礼让彭大爷,请他站到了队伍的前方。彭大爷说:“我就想这样排队去坐,以后再也体会不到这种感觉了。”

大学生 买票盖戳做纪念

就读于西南大学的刘级江与熊文龙,坐了两个多小时的公交车,于昨日中午1点到达沧白路索道站场下,一口气购买了6张票,两人先坐了两个来回,最后剩下的两张票,专门去售票处补盖了两张日戳。“我们要把这最后的票根作为永远的留念。”刘级江说。

当天,像刘级江这样做的人不在少数,许多市民不仅怀着留恋的心情,反复乘坐索道,还专门多买几张当天的票,作为收藏。

华侨 “重庆人很爱它”

来自美国的华侨Tim因为工作关系,三个月前来到重庆。Tim告诉记者,去年12月份,他独自一人来坐过嘉陵索道,和在香港坐山顶缆车的感觉很不同。“很平稳,两江风景很美,工作人员也很热情。”他说,在网上得知嘉陵索道是最后一次营运,特地和朋友赶来再坐一次。“挺可惜的,这是一个城市的记忆。”Tim说,很喜欢索道带着的古老感觉。自己虽然是游客,但是和这么多重庆人一起排队坐索道,感觉得出来重庆人很爱它,“它一定是和这个城市一起成长起来的。”

群众 贴纸上抒写心情

下午3点半,沧白路索道站,一群人手中举着红色的标牌,牌子上写着“记忆中的索道”、“中国第一条城市跨江客运索道”等字样。据带队人朱斌先生说,他们此次一同来坐索道的20余人,均是3807摄影团的,在得知嘉陵索道运营最后一天的消息后,团队成员们连夜赶制了20多个标牌,内容涵盖了这条索道最令人记忆深刻的特点。

29岁的刘青在沧白路索道出站口的墙壁上贴出了29张漂亮的贴纸,许多市民纷纷在贴纸上写下心情:“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坐索道,它所有的美好都会留在我们心里,不会遗失”、“索道,希望以后还能再次见到你”、“你停或者不停,你就在那里,不来不去”……

最索道

最早的乘客:记录索道第一班

队伍中,扛着一台专业摄像机的全玉玺今年66岁,他曾是我市电视台的一名记者。他说,1982年1月1日,嘉陵索道营运首日,他便和同事一起,扛着摄像机来此进行拍摄报道,并有幸成为了嘉陵索道的第一班过江乘客。最后一次登上索道,全玉玺很是感慨,他说当年拍摄的新闻报道,一共40秒,包含了索道剪彩、第一班索道出发以及排队等待的人群等镜头,展现了当年索道的受欢迎程度。

最后的乘客:“真的很难过”

牟文亿,重庆设计院的工作人员,他是嘉陵索道承载的最后一批乘客之一,也是最后一个出索道的人。在索道上,他一个人站在窗户边,望向窗外,眼神中透露出伤感。“我1982年出生,可以说是和索道一起跟着这个城市成长起来的。”牟文亿说,从小到大,无论是重庆的宣传片,还是关于重庆的旅游书籍,总能看到“嘉陵索道”的字眼,在他的脑海中,“重庆”和“索道”是紧紧联系在一起的。他说,嘉陵索道是老重庆的回忆,承载了更多70后、80后的感情,“真的很难过。”

最幸运的人:买到最后两张索道票

昨晚6:30,解放碑沧白路嘉陵索道售票处停止对外售票,同时关闭了大门。庹先生和涂女士这对夫妇很幸运地成了最后两个买到索道票的人。“其实这是我们第二次坐索道。”庹先生说,上世纪80年代末,他带着老婆,从沧白路第一次坐索道到江北,那时两人才20多岁。

本版稿件由记者 王薇 谈书 刘敏 采写

新生》

嘉陵索道肯定会就近重建

市级文物嘉陵索道拆迁后,是否会重建成为市民关心的话题。重庆市文广局文物处相关人员表示,嘉陵索道已经不再是单纯的交通工具,而是市民记忆的一部分,也是重庆的一个文化符号,“嘉陵索道肯定要重建,将采取就近搬迁保护的方式。”目前,业主单位正在拟定重建方案,方案论证后,将报规划部门进行审批。

市规划局宣传部相关人员表示,嘉陵索道的重建还没有接到相关的报建申请。该工作人员表示,因为是市级文物保护单位,所以会征求文物主管方的意见,同时还将向消防、国土、园林、市政等部门征求意见,然后按照相关程序进行审批。

拆迁时间表未定

昨日,渝中区房管局拆迁办一王姓工作人员告诉记者,拆迁公告在去年9月份就已经发布,“普通的建筑应该在两个月内拆迁,但因为嘉陵索道是市级文物保护单位,相关部门需要详细科学地调研,各方面协调后才拆迁。”重庆市客运索道公司政工部部长雷伟表示,目前拆迁的具体时间表还没有拟定。

重建会吸纳网民意见

“最近两天不少市民都来坐索道,索道已经成为市民的一种记忆。”索道公司政工部部长雷伟表示,目前嘉陵索道的重建方案正在制定中,“而且抓得很紧”。嘉陵索道的拆迁,将按照文物保护法的规定进行保护,索道公司已经和文物处在商量相关事宜。雷伟告诉记者,自己也在关注网友对索道停运的讨论,在重建方案中,会吸纳专家、市民、网友等各方面的意见,“重建的具体细节,将在方案敲定后,对外公布。”

专家:新索道将更加现代化

市政协文史委委员、市文物局副总工程师吴涛昨日表示,索道在几十年前是一种便捷的交通工具,它现在已经成了代表重庆地域特色的重要景观,具有重要的文物价值。

作为嘉陵索道重建专家组的成员之一,吴涛明确表示:“我们不能说嘉陵索道‘退休’,它将焕发新的生命力。”他表示,经过专家设计,索道的形式、风貌等本质的东西不会改变,但将采用一些高科技的技术,让索道更加现代化。吴涛介绍,老旧的电机肯定要更换,吊挂设备及相关用材会用更先进的设备,现在使用的车厢也会适当调整。“我们要考虑将历史、价值、科学性三者相结合。”

微博

那些心灵深处最纯真的记忆

1982年1月1日开通,为市民服役29年后,嘉陵索道停运。昨日,网友们在大渝网和腾讯微博上诉说着自己对索道的留恋,“老朋友,走好!”

piscis:别了,嘉陵索道,承载着我们童年的记忆……如今却要被拆除了,当我们记忆中的符号通通被删除后,再看看我们生活的这座城市,真的好陌生!

一原:记得小时候,爷爷家就在这索道下面,最常做的事情,就是躺在爷爷的竹片儿躺椅上,傻不拉叽的数索道往来的次数……

香山:这是我少女时期的记忆。很多同学住在江北城,周末就会相约去玩,偶尔还会去坐索道一试过江的惊奇。随着城市的翻新,过去的影像也逐渐模糊。其实,我们是不是该保留些什么,那曾是心灵深处最纯真的记忆。

王玺:以前鼎盛的时候,坐索道的队要排到站外面的小院子。还有很多小商贩,有打气球的,有卖凉面的,有卖小面的,还有卖小娃儿东西的。好怀念啊!

BT虫:小时候,因为我的家与母亲的单位之间隔着嘉陵江,所以母亲常背着我过河。当时轮渡便宜,但耗时较长,索道快捷,但价格稍高,坐索道成了一种难得的“奢侈”体验。不多,却记忆犹新。

有一种探望叫告别

有一种朋友是不需要天天聚在一起的,时光流转,清淡如水。在某个特殊的时刻你才忽然想起,忽然感叹。嘉陵索道正是这样的一位朋友,在这个停运的时刻,我们才忽然的如此怀念。

29年,少年在它的陪伴下步入中年,中年在它的陪伴下步入老年。在这个特殊的时刻,在过江的瞬间,我忽然感觉它不仅仅是条索道,更像个时空穿越的机器。江面上的一荡,滑过多少岁月。来看它的,不只经历了这些岁月的人们,还有他们牙牙学语的后代,传承总是一代接一代,人们不会忘却。

天灰蒙蒙的,嘉陵江波澜不惊。行人不多的江边比平时热闹了许多。长枪短炮,合影留念。“真是的,早点预告嘛,如果提前3天,我也不用这样匆忙。”一对头发已经花白的老人边走边发出感叹。可以想象,29年相伴的老友带来的不仅是出行的便利,还有多少青春美好的回忆。他们不舍,江边长大的重庆人可以耿直到肠子,很容易理解这种不舍可以热恋到难分。“我少女时期还经常坐索道过江,说起来还真是想念。”有同样感慨的人很多,许多人都没法亲自去到江边再穿越一次,但思念会一直停留,留在江面上,留在岁月里。

一座城市如果没有江,仿佛劳碌的人没有灵魂。我始终认为,有江的城市才可以更美。所以,我爱上了重庆,也爱上了江边长大的重庆人。

2011年2月28日15时49分,我最后一次乘坐索道。离开嘉陵江,把所有的怀念装进那《疯狂的石头》里的易拉罐,坠入江心。

别了,嘉陵索道。这次探望叫做告别。

摘自大渝网

[责任编辑:wyAlex]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