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入微博
大渝网 > 财经频道 > 天下财经 > 正文

农民工老何回家成本:399元+通宵守候+38小时

2011年01月11日11:37中国安徽在线我要评论(0)
字号:T|T

农民工老何回家成本:399元+通宵守候+38小时

  四位农民工展示写在手上的“排在窗口第一位”的号码。昨天,四人都买到了回家的车票。记者沈靓

农民工老何回家成本:399元+通宵守候+38小时

  年关将至,打工者们心头最大的事便是盘算如何回家:是选择快一点的动车、高铁,还是省一点路费坐几十个小时的硬座,每个人都有着一本“回家的账”。昨天是春运火车票预售首日,预售高铁车票的虹桥火车站站点内场面冷清,而普通车票却依旧一票难求。高铁时代的春运,就在这一热一冷间,拷问着每一个中国人的神经。重庆早报挑选了100位打工者,让他们来晒晒自己的“回家账本”。

·
·
·
·
·
·

  样本人物  

  36岁的肖仁慧

  28岁的雷肖

  46岁的何天强

  59岁的李忠成

  何天强   46岁 木工 四川双佛镇人

  金钱成本:

  和妻子、哥哥一起回家,从嘉定到上海站,7块钱,上海站到绵阳站,硬座245元,从绵阳再坐公车去汽车站,两块钱;绵阳汽车站再坐汽车到双佛镇,40块钱;双佛镇再坐中巴到家里,5块钱。加上将近两天吃饭的100元,共399元。

  时间成本:

  公交、轨交、火车、公车、大巴、中巴加步行,从上海嘉定一路到四川双佛镇的家中,如果买到快车票,共需38个小时,但“一般都晚三四个小时。”

  亲情成本:

  汶川地震震塌了家里的楼,一年之后老父亲也离开人世,不是因为在上海“钱还算好挣”,何天强和妻子说什么也要回去一直陪着老母亲。

  又到一年春运时,漫漫长夜回家路。昨天是高铁时代春运正式售票的第一天,虽然预售第11天的票下午3点才发售,但从凌晨4点开始,上海火车站大卖场门口就陆续聚集了不少归心似箭的回乡人,冬夜的寒冷丝毫没能驱赶人们迫切回家过年的心情。

  一张回家过年的车票,包含着多少回乡人的不安、温暖、焦虑、迷茫、淡定、亲切、喜悦、信心、急迫、无奈……

  22:41 不安:能不能买到票还不一定

  在上海火车站大卖场对面10米远的惠信招待所,早报记者见到了四位老家在四川绵阳的返乡人,36岁的肖仁慧,28岁的雷肖,46岁的何天强,59岁的李忠成,已经钻进了被窝。

  简易的房间里只有四张床位的空间,四人正躺在床上闭目养神,“跟招待所老板说过了,一旦看见有人排队就喊我们起来。”肖仁慧床头备着绿色军大衣,面容有些疲惫,眼里还有些许血丝,但需随时准备出去排队,就是抱着“死活都要回家”的心态。

  在外高桥做水电工的肖仁慧说,“有时想想春节不回去算了,460元的票相当于月工资的四分之一呢,但父母小孩一年都没见了,想家厉害。”

  2008年的那场地震,将何天强在四川双佛镇的房子震塌后,回家的频率才由三年一次,变成一年一次。“2008年10月,这边的活干完才回到家里,大半年才把房子盖好,还不到一年,父亲又走了。”何天强说,因为老母亲太过孤单,年近5旬的他才觉得要多尽孝道,“我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买不到就天天排,还买不到就坐汽车。来上海10年了,欠家里的太多。”

  这次准备通宵排队,何天强背着五张票的任务,“老婆,哥哥,我,还有两个老乡,我先把钱垫着。”说着,他从发黄的西装内襟口袋中掏出1500元。

  此时的何天强则拿出张纸,给记者介绍自己回家的账本。“从嘉定到上海站,一个多小时,7块钱,上海站到绵阳站,不晚点32小时,硬座245元,从绵阳再坐公车去汽车站,半个小时,两块钱;绵阳汽车站再坐汽车到双佛镇,三个小时,40块钱;双佛镇再坐中巴到家里,半个小时,5块钱。加上将近两天吃饭的100元,一共是399元,38个小时。这还算好的,年后回上海的花费要翻倍了,因为火车票只有翻倍的高价票能买,还很少能买到。”

  04:40 焦虑:时刻关注排队动向

  “大家自觉排队,维护好秩序。”大卖场铁门外约莫已经聚集了20个人,何天强和其他三人也按捺不住焦虑,从招待所里出来了。

  在离排队处百米远的沙县小吃,老板正在张罗着热气腾腾的早点,两碗大腕小馄饨,两碗青菜肉丝面,四个人围坐在一起吃得津津有味,“吃一点暖和多了。”

  肖仁慧两分钟不到就吃完了小馄饨。这时店门开了,又进来一位返乡等待的购票者。

  “兄弟去哪的啊?”

  “四川绵阳。”

  “老乡啊,我们也是去绵阳的。”

  充满着四川口音的方言,5个人聊开了,先前的焦虑也慢慢冲淡了。

  08:37喜悦:我们都是窗口“第一名”

  “队伍排起来,大家伸出右手,我们要进行编号确认。”在队伍达到100人左右时,警察拿着喇叭边喊边确认人数。肖仁慧31-1,雷肖36-1,何天强30-1,李忠成26-1。“我们都是窗口"第一名"啊,哈哈哈。”四个人脸上洋溢着喜悦。

  “现在心情稍微轻松点了。”上午8点,高铁火车票开卖,虽然离下午3点卖票还有一段时间,四个人还是急不可耐地走进了大卖场,来到了各自的售票窗口前。

  14:30信心: 摩拳擦掌 志在必得

  下午2时30分,130个窗口已都排起了超过15人的队伍,寒风中,大家都缩着脖子,尽量让队伍密集些,可以坚持得久点,而一些没带小凳的排队者,直接蹲在了地上。简单询问后记者发现,排在每个窗口前面的人,9成以上都是四川籍。

  “冷啊,衣服只有这么多。”虽然嘴里喊着冷,排在30号窗口的何天强还总是伸着脖子,不住的向两边张望。看到记者一直在身旁,健谈的何天强又主动说:“你不知道啊,早上排队时就因为出去吃了个饭,回来后面的人就不乐意了,说我插队。我把武警喊过来,证明我是早上4点就来排队的,还给他们看了我手上写的号码,他们才罢休。”何得意地伸出握着拳头的手,亮出手背上的“30-1”。排在其身后的几名四川老乡,投过一丝嫉妒的目光。

  14:50急迫:各就各位 胜利在望

  “咔!”下午2点50分,毫无征兆的,130个售票小窗被齐刷刷的抬起,整个售票大卖场一片惊呼。本能的反应,所有的人便呼啦一下往窗口拥去。

  以为是售票已经开始,激动的何天强边大步迈向窗口,边笨拙而慌张的从兜里取出准备好的现金,慌忙之中,几张百元钞被抽出掉在了地上。“四川绵阳的,5张快点!”得知只是工作人员就位,何天强才不好意思的笑笑:“呵呵,太激动了。”

  接下来的十分钟,何天强和其他130位等在窗口的“第一名”一样,或翘着屁股或半蹲着,半个脑袋伸进了窗口内,手上拿着钞票,几乎僵住。直到看着自己的出票员已经在屏幕上打出自己的K696次车,票数显示5张,感觉胜利在望的何天强终于扭过头来,“哈哈,冲刺啦!”

  15:00无奈 :“原来这就叫秒杀”

  “倒计时了,10秒、9秒。”人群里突然传来自发的倒计时声。3点刚到,工作人员便敲下了出票的键。不到20秒,何天强已经顺利交钱,拿到了五张胜利的票! “买到啦买到啦!”刚转过身的何天强,兴奋得像个孩子,把五张票拿在空中不停的叫着。排在29号窗口第一个的黑龙江电焊工小伙孙文,也举着自己刚买到的卧铺,主动凑到记者的相机前,和何文强来了个胜利的合影。“呵呵,成明星了哦!”后排的人也跟着激动得笑起来。

  但只有一步之隔的肖仁慧却没有这么幸运,同样是3点整开始出票的他,却始终被工作人员告知没有绵阳的票了。“我要五张,只买到四张,有一个人要回不去了。”同样背着5张票任务的肖仁慧,实在不知道怎么跟老乡交差。得知其他三个“战友”都大获全胜,他的心情更是差到极点。一位四川老乡操着浓重的口音说,“啊,原来这就是秒杀啊!”

  5分钟后,29、30、31号窗口到成都的票,都只剩下站票,一批批从窗口撤出来的人,脸上挂满了愁容。排在30号第二位的何姓兄妹俩,气得半天没缓过神来:“眼看着到手的票,几秒钟就飞了。”据这两位兄妹称,排在他们前面的何天强刚买到票,他们就冲了上去,第一时间将钱给了售票员,确认了车票,刚准备拿找零,出票机卡住了。等半分钟内机子恢复过来,票也没了踪影。“哭都哭不出来。”妹妹刚说完,哥哥在一旁又安慰起来,“算了,我们已经买了18日的票,只是时间不好,但是等了7个小时,也真是白浪费了,明天还要上班,没办法再排了。”(记者沈靓余梁意)

[责任编辑:wyaida]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