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注册

您所在的位置: 腾讯首页 > 大渝网 > 综合健康新闻 > 正文

产妇被缝肛门助产士首次面对媒体 疑点重重

http://cq.QQ.com  2010年07月30日08:49   广州日报    评论0
第 1 2
大渝网导读:深圳一名孕妇在凤凰医院顺产下男婴后肛门处被缝线(家属方说法),使其痛苦不堪。产妇的丈夫怀疑是一名助产士因红包问题故意报复。卫生部门的调查人员称助产士“好心办坏事”,而助产士本人则表示以人格担保绝没动过针,只是做了结扎止血工作…[我来说两句]

产妇被缝肛门助产士首次面对媒体 疑点重重

助产士张某现身新闻发布会,说到激动之处流下了眼泪。
产妇被缝肛门助产士首次面对媒体 疑点重重
事发医院深圳凤凰医院。

深圳一产妇遭助产士缝肛门

只是进行了肛门痔疮止血 而产妇家属手机昨天一直关机

“深圳产妇被缝肛门”追踪

4大疑团:

红包问题:

家属:助产士曾数次暗示索要红包。

助产士:红包是家属塞进白大褂里的,次日已偷偷放回病房的抽屉。

缝合问题:

家属:助产士嫌红包少缝上肛门报复;

助产士:患者生产时痔疮脱出,且有出血,于是用4号线为其结扎止血。

动机问题:

助产士是好心止血还是报复产妇?

用针问题:

结扎和缝扎的区别,最明显的区别是前者不用针,而后者需用针,专家表示从家属提供图片来看,无法作出确切判断。

·
·
·
·
·
·

深圳一产妇疑似因少给红包被助产士缝肛门一事经媒体报道后,引起广泛关注。昨日,深圳市卫生与人口计生委召开新闻发布会通报了初步调查情况,认为凤凰医院的助产士张某并未缝产妇肛门,而是进行了肛门痔疮止血,但其行为已超出其执业范围,将责成凤凰医院加强管理,并决定组织专家成立调查小组对陈先生妻子的肛门位置进行检查。

昨天,一直沉默不语的当事人助产士张某出现在媒体面前,表示以人格担保,针都没有动过,而红包已经在第二天主动还给了陈先生。 而截至记者发稿时,陈先生的手机一直处于关机状态。

昨日上午的新闻发布会上,深圳市卫生部门医管处处长周复认为,经查阅病例,患者有直径约为1厘米的痔疮脱出,且有出血,助产士用4号线为其结扎止血,患者可自己大便。经调查,无证据证明助产士张某有缝其肛门的事实。不过,鉴于张某的行为已经超出其职业范围,将责成凤凰医院加强管理,不得逾越诊疗范围开展诊疗活动。

关于红包问题,深圳市卫生部门的初步调查结果是,家属承认自己给张某100元红包,事后张某将红包退还给了家属。在给红包的过程中,张某和家属双方各执一词,张某认为是询问产妇是否准备好生产,而家属方则认为是在索要红包。

在发布会现场,有记者出示了拍到的陈先生妻子肛门处的照片,询问这究竟是结扎还是缝扎。现场,深圳市卫生与人口计划生育委员会副巡视员谢若斯演示了结扎和缝扎的区别,最明显的区别是前者不用针,而后者需用针,但从图片来看,无法作出确切判断。

此外,有记者质疑为何卫生部门当晚没有派医学专家去现场鉴定患者肛门究竟是否被缝,而是只询问了家属。周复解释称,由于陈先生之前在凤凰医院的陪同下带着妻子去深圳市人民医院肛肠科看过,所以直接询问了人民医院肛肠科的诊断结果。

多家媒体昨日均未接触到家属和患者

昨天的新闻发布会上,在众多媒体的坚持下,经协调,卫生部门决定现场抽调北大深圳医院、深圳市人民医院和深圳中医院的肛肠科医生以及人民医院的一名产科医生4人立即直接前往凤凰医院做技术性调查。

多家媒体记者赶到医院时,发现产妇已经不在4楼原来的病房。院方表示,陈先生的妻子正在3楼的病房接受专家的检查,但是记者们均未获准进入病房。

记者们纷纷表示,针对张某的说法,要请陈先生出来进行双方对话。但现场的一名护士称,陈先生手机欠费,充值去了。记者拨打陈先生电话,对方一直关机。

由深圳市卫生与人口计生委抽调的4人专家组检查完毕后,在凤凰医院会议室召开了一个简短的说明会。三名肛肠科的医生均进行了发言。一名专家表示,是患者在生产过程中出现痔疮出血,未发现被缝,经凤凰医院的治疗,目前症状有所缓解,处在康复中。有两名专家表示,是结扎或缝扎,目前无法判断,但确实存在止血点,肛门是畅通的。有记者询问专家:“止血点是在哪里?”一名专家表示,会议已经结束了,便匆匆离场。

助产士首次面对媒体:

“我以人格担保绝没动过针;我以人格担保,没有暗示过。”

昨日中午,在各院专家纷纷赶至凤凰医院期间,一直沉默不语的当事人助产士张某也终于站出来面对媒体。针对此前,陈先生回忆说,助产士进到病房说的是,“你的儿子是我接生,他出生后第一眼看到的就是我,你要非常重视这件事啊。” 张某对此进行了否认,她说:“我当时是说,我是助产士,如果是正常生产,由我接生。”她还说,陈先生在其为他的妻子做护理时,跟她说,“你放心,我们都是聪明人”。

而关于红包何时接收?陈先生介绍,是在妻子进入待产室前给张某的。但是张某昨日说,红包是在当晚陈先生妻子已经产出男婴,自己在给孩子喂奶时,陈先生塞到其白大褂里的,当时已经是晚上11时多了,所以她到第二日才把红包归还给陈先生。张某说,她将红包放在了病房的抽屉里,“我以人格担保,没有暗示过。”

热点信息






精彩推荐

今日

过往

热评

404-1
 
页面没有找到,点击带您进入 腾讯网首页!
网友意见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