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注册

您所在的位置: 腾讯首页 > 大渝网 > 正文

一不小心我把自己租出去了

http://cq.QQ.com  2010年06月21日15:44   腾讯·大渝网    评论0
第 1 2

一不小心我把自己租出去了

我在网上发了帖子,说有想在北京东城附近租房子的女人可以联系我,因为我现在的房子是两室一厅,那还是我每月挣6000元时租下的,每月的房租大概2000元。我以为自己是高级白领,然后从容不迫地消费着,引导着京城最新的时尚。然而一年后那家公司解散,我下岗在家,吃过10天以上方便面,然后去了一家月薪3000元的公司,再供着这样的豪华居所,恐怕有一天真的会流落街头,所以,我想找一个合租人,她出1000元,我出1000元,这样我就能减少多少经济压力啊。

帖子贴出没几天,林娇就找上门来。她在一家外资公司做销售,湖南人,人长得还行,就是一张嘴有辣椒味。当她提着大兜子小兜子进来时我就后了悔,因为她太不像一个受过高等教育的人了,整个是个外地民工,但没有办法,谁让我没钱了呢!何况我的房租交了两年,不找个人分租,实在是住不下去了。

·
·
·
·
·
·

看在都是女同胞的分上,我没对她提太多要求,因为都出门在外不容易,碰在一起就是缘分,只是我说:“我这人什么都能忍受,就是不能忍受屋子里乱七八糟,我希望我们共用的客厅能干净点,好吗?”

她答应得极爽快,但事实上是,她每天不洗手就坐下来吃瓜子,把脚伸到茶几上去,还哼着她那湖南的花鼓戏,地上到处都是她吃的果皮。说好一三五她值日,但那天屋子准乱七八糟。我气得不行,没想到还有这样的女孩子,但她没心没肺地说:“有什么不好?我看挺好,你是个有洁癖的女人,你这种女人,很难谈恋爱。”

我气得要死,但她说得很对。我恋爱一次失恋一次,因为我遇到的男人全穿着臭袜子,他们可以把一双袜子穿10天,所以我暗下决心,不遇到一天洗一次袜子的男人,不遇到每天穿着白袜子好像是新买的那样的男人,我是不嫁了。

屋子里还到处让她弄得乌烟瘴气,全是辣椒味,我忍了又忍。假如我每月挣6000元,我才不要这种女人当我的房客!

更让我忍受不了的事情终于发生了。

有一天当我半夜起来去卫生间时,我推开门却看见了一个只穿着一条内裤的男人。妈呀,我惊叫起来,然后像鬼一样奔回到自己的卧室,因为我只穿了一条布丝一样的内裤和纹胸。我一分钟就穿好衣服然后冲到客厅打开灯,我嚷着:“林娇,快起来啊,有流氓。”

那“流氓”是她男友,来此过夜。

是可忍,孰不可忍?我在客厅来回踱着步,然后站定对林娇说:“请你把他带走好吗?他不能来这过夜,否则请你立刻搬家!”因为我宁肯一个人吃方便面,也不能忍受屋子里有一对男女在我眼皮底下男欢女爱。这一幕简直太可怕了,林娇太欺负人了,她以为这是她的小爱巢?

而那个男人嘟嘟囔囔地说:“有什么大惊小怪的?现在都什么社会了,还这么老土!你是不是老处女?”

我把杯里的水泼在他脸上:“你才是老处女!赶紧给我滚!”

第二天,公司派我去云南出差10天,我对林娇说:“10天之后我不希望再看到你,希望你尽快搬出去,越快越好,你和你的男友到什么程度我不管,只是我不希望在我的房间里看到一个只穿着一条内裤的男人。”

10天之后我回来,打开家门,屋里干净整洁到我不能想像--茶几上放着几枝百合,我去阳台上看,阳台上种了太阳花。我点了点头,这家伙还算有点良心,把最后的完美留给了我。

却听到门被钥匙打开的声音,然后进来了一个男人,他展颜一笑,露出极白的牙齿:“我叫杜少庄,你是兰鱼吧?”

原来林娇把房子转给了杜少庄,她转的房价是每月1500元,这家伙真狠毒,不仅给我找了一个男房客,还在中间赚了一笔!

我冷冷地说:“对不起,林娇没有权力出租我的房子,请你搬家。”

他笑了:“其实现在北京有很多男女合租房子,只要能彼此尊重对方,只要能共同把租来的房子保持得干净而整洁,又有什么不好?”

我被他说得哑口无言。他指着茶几上的百合:“喜欢吗?”

我点头,然后笑了一下。他说:“你笑起来真美丽。”我被他说得不好意思。他转身进去换衣服,把西服脱掉,穿了亚麻色休闲装出来,人显得随意而俊朗。他很随意地说:“以后,我来做饭,你洗碗,费用我们一人一半,行吗?”

“你会做饭?”我怀疑地看着他。

他笑笑:“试试吧。”然后围了围裙去厨房。我把房间里的音乐打开,居然是我喜欢的恩雅的音乐,我拉开抽屉,看到里面有一百多张CD。我惊喜得像得了宝物,盘腿坐在地毯上看那些CD,居然全是我喜欢的!天啊,林娇给我找的这个房客太妙了!

当我还沉浸在音乐中时,杜少庄说:“兰鱼,请到餐厅来。”

热点信息






精彩推荐

今日

过往

热评

404-1
 
页面没有找到,点击带您进入 腾讯网首页!
网友意见留言板